當地時間6月24日,美國前第一夫人、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出席在丹佛舉行的“克林頓計劃”美洲年會開幕式,在演講中宣佈了兩項“克林頓計劃”的新舉措,一是促進青年就業,參與企業包括摩根大通、微軟等公司;二是推動兒童教育,以加強美國競爭力。她在演講中措辭謹慎,避免疏失。李洋 攝
  中新網12月29日電 美國中期選舉落下帷幕後,2016年總統大選逐漸升溫。據美國媒體報道,過去一年間,希拉里都被淹沒於來自媒體的參選總統的種種猜測里,以至於她發聲或者不吭聲都無關緊要了,社會和媒體都把她當作最熱門的總統候選人,共和黨當然也把她視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文章稱,當小布什的弟弟傑布·布什透露他正在考慮是否競選2016年總統時,民主黨方面並無什麼反應,呼聲最高的潛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更是淡定地不出聲。
  中期選舉落下帷幕後,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逐漸升溫似乎成了必然。挾中期選舉占據參眾兩院的勝利姿態,共和黨人當然對收復白宮充滿信心,但他們也清楚,假如前第一夫人、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代表民主黨出馬,那麼,究竟是白宮保衛戰還是攻堅戰何方勝算更大,還真不好說。
  而從某種效應而言,當共和黨人慶賀多年來首次全面執掌國會兩院之際,民主黨的敗績反而讓希拉里的參選前景出現曙光,也使她未來的言行得以更加放鬆,她甚至不需要刻意不必強調與奧巴馬的政策分歧了。
  文章提到,民主黨競選策略分析師埃里克·史密斯說,共和黨重新執掌參議院後很可能“花大量精力消除奧巴馬政府先前取得的進展,這對希拉里可以說是美妙局面。”既提供了攻擊共和黨的“彈葯”,還為希拉里爭取民主黨內部奧巴馬支持陣營提供了良機。
  自然,這可能是民主黨人和希拉里團隊的一廂情願。共和黨勢必會繼續把希拉里與奧巴馬“捆綁”在一起,民主黨中期選舉的失利,也會成為共和黨攻擊希拉里的口實。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在中期選舉日翌日發表聲明稱,“在遭受昨天(中期選舉)歷史性挫折後,奧巴馬和希拉里的政策將重新出現在2016年的投票中。”他們要向選民傳遞明確的信息,即希拉里和民主黨不適合在2016年後繼續執掌白宮。
  在中期選舉投票日前的兩個月,希拉里為民主黨人助選的活動多達45場,涉及選情膠著的18個州,但結果是,希拉里所助陣的民主黨候選人幾乎全軍覆沒。
  同樣是下屆總統選舉潛在競選人的共和黨籍參議員蘭德·保羅在贏得連任後,即在其“推特”微博上留言,稱中期選舉的“最大輸家”是希拉里,並配以多張希拉里為不少最終敗選的民主黨候選人站台的圖片。其他部分對參選下屆總統選舉抱有興趣的共和黨政要也加大對希拉里的炮轟力度。
  過去一年間,希拉里都被淹沒於來自媒體的參選總統的種種猜測里,以至於她發聲或者不吭聲都無關緊要了,社會和媒體都把她當作最熱門的總統候選人,共和黨當然也把她視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而必須時時處處予以攻擊、抹黑。
  在獨生女切爾西2014年9月誕下一女後,希拉里有了最好的藉口,那就是她現階段的主要精力是做個外祖母做好外祖母。當然,引而不發的希拉里也透露過,她是否參選,最早也要等到2015年年初再做決定。或許,是否加入2016年總統大選的決定她早就成竹在胸,只是要等到一個合適的時機再公佈於世。
  文章表示,回顧一下希拉里上一次正式宣佈競選總統的時間,那是參選2008年總統大選,她是在2007年1月20日宣佈將角逐總統寶座的意向的。希拉里當時在自己的網站上寫道:“我來了,為勝利而來。”
  對照2014年6月間希拉里接受《人物》雜誌訪談時所談的話題,當時她說,“美國必須打破那層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在那個特定語境下的打破“天花板”只說,自讓是指美國需要做好準備迎接第一位女總統。希拉里有說,“我知道我要做一個決定,關於2016年的總統大選。”“我會做一個對我來說正確的決定。”
  退出國務卿繁忙的要職近兩年,近幾個月又升格成為外祖母,希拉里很興奮又機會照顧外孫女之際,也與克林頓在家一起看美劇《紙牌屋》,關註熱綜藝秀《與星共舞》,學游泳、練瑜伽,像很多家庭主婦一樣,生活似乎平靜且無聊。當然,希拉里其實清楚自己的定位,也絕不曾忘懷自己“天生”的特殊使命。畢竟,她始終屬於那個不乏人氣的支持“打破最高天花板”的陣營。希拉里說,她會考慮自己再度爭取這個職位是否合適,“我會關註這個國家和世界會發生什麼,然後考慮自己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因此,如果希拉里這次仍然決定投入選戰,為自己進軍白宮做最後一搏,那麼她宣佈的時機可以參照為2015年1月。眾望所歸也好,成為共和黨的靶子也罷,這個謎底,在做出足夠的權衡和考慮之後,將由希拉里自己揭曉。  (原標題:打破最高最硬天花板? 希拉里競選總統引而不發)
創作者介紹

winning

ltmukov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